2009 05/21

27岁生日的时候,写了篇文章《毕业五年》,摘抄《菜根谭》的一句“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当时自觉自己已经快能达到这种境界。可惜,那是在人生得意状态下的错觉。其后不久,随着一名下属的离去,我开始关注和审视自己在做人和做事方面的缺陷,并试图去改变。很遗憾,随着对负面声音的逐渐重视,发现问题的速度远远快于自我改进的速度。于是整个人从原来的自视甚高的状态逐渐陷入对自己严重不满的压抑状态,感觉自己开始入世,开始患得患失,开始在意别人的评头论足……发现自己的很多问题而无力去改变还是一件蛮痛苦的事情。

于是开始体会杨慎从年少得志时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是英雄”到年老时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字之差,尽显心态变化的微妙。于是开始感觉“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状态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把它从三十岁的目标推到了四十岁(见《忍耐》)。于是开始明白原来过去自认为已经出世,是因为根本还没有入世。

不过这次上雪山,倒是强制把自己“出世”了一把,连续一周没有网络接入,没有手机信号,没有任何可以和外界联系的方法(借杨总的一句话:靠,下次再爬雪山,一定想办法搞个海事卫星电话过来)。除了冲顶那天,每天都可以在大本营碎石滩上晒太阳打发时间,突然间会有特别深刻的感受,把原来心头的阴郁一扫而空。因为在高原的那种极端环境下,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会考虑烦心的琐事,只有淡淡的牵挂,思念远方的家人和朋友。

下山以后就重新回到美好的文明社会,发现自己又调整到了一个良好的心态,对成败和得失看得轻了许多——只有放不下的人,没有放不下的事。也许过一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我会再入世,然后再出世,但相信每一个轮回,自己思考问题的深度都会提升,每个人的阅历,其实都是在这样轮回中提升的。

1条评论 “出世入世的轮回”

  1. ying    2009/05/22 02:37

    我还是那句话,林总不必太自省。古人有云: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堆出于岸,流必湍之;
    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30岁不到就达到别人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自然会招来不同的声音。身为领袖级人物,完全不必在意。

写条评论

*

preload preload preload